开化股票网khjyw.net

迷惑性是股票市场的本质

在阅读了《怎样选择成长股》一书后,巴菲特开始寻找与作者菲利普·费雪的当面交流机会,更是在后来宣称自己是85%的格雷厄姆和15%的费雪。即使时隔70多年,《怎样选择成长股》这本书依然具有很强的参考价值。

1957年,菲利普·费雪在《怎样选择成长股》的引言中写道:

“我之所以写下这本书,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股票市场天生具有迷惑人的本质。”

我认为,股市迷惑性的本质是因为投资必然是要应对未来的。而未来的不确定性以及投资者的行为偏见,使得股票市场的迷惑性将会一直存在

股市的迷惑性

股价的变动直接关系着投资者的账面财富,股票市场的任何波动都会通过投资者的情绪放大数倍,因此股票市场天生具有迷惑人的本质。

最近的一个典型例子也揭示了股市的迷惑性。

在国外疫情发酵期间,外资纷纷撤离,相关外资重仓的股票跌幅明显。外资重仓股股价的波动引发了市场上许多投资者的质疑:

外资未来会不会继续大幅流出?

即使外资流出是短期的,但是未来短期内这些股票是否会继续受到外资流出的冲击?

在3月20号左右,是市场表现最差的时候,也是投资者质疑声最响的时候。站在一个月后的今天,这个问题的部分答案已经揭晓:

北上资金持续回流,被外资抛售较多的股票纷纷企稳反弹,其中一些公司的股价甚至已经创出年内新高。上周北向资金累计净流入300.22亿元,是历史上第四次单周净流入超过300亿元。当我们拉长视角,在外资长期流入的大趋势下,3月份的短期流出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,许多投资者都被市场的短期表现所迷惑。

A股已经发展了将近30年,海外成熟的资本市场更是有上百年的历史,股票市场的各种机制愈发完善。但是股票市场迷惑人的本质依然存在,并没有因为多年的发展而减弱。

我认为,股市迷惑性的本质是因为投资必然是要应对未来的。

投资必然是要应对未来的

投资的收益来源于未来的股价变动和股利分红,因此投资的收益和风险都使得投资者不可避免地应对未来。而未来又是不可知的,因此投资者在投资过程中会下意识地预测、尤其是过度使用短期变化去预测未来。

投资者总是在下意识地预测未来,尤其是在获取各种数据和新闻更加便利的今天。当投资者提出“外资未来会不会继续大幅流出”、“即使外资流出是短期的,但是未来短期内这些股票是否会继续受到外资流出的冲击”这些问题时,已经包含了对未来某一段时期的预测。而这种不易被察觉的预测并非只在特殊情况下出现,在投资者的日常投资行为中十分常见。

然而未来是无法预测的。费雪曾在《怎样选择成长股》中写道:

“当前(1957年)人们在经济方面的知识还不足以预测未来,因此投资无法依靠预测。有能力的人正试图用电子计算机来建立十分错综复杂的数据分析,或许在未来的某个时间,人们可能会以相当精通的程度把握未来。”

与70多年前相比,市场上的数据越来越多,计算机的发展使人们的计算能力有了质的提升。然而与没有计算机的时代相比,人们对未来的预测能力并没有明显变化。

在应对未来时,投资者会过度重视短期变化。卡耐基梅隆大学的行为经济学家乔治·洛文斯顿指出:

“我们对最近的信息备加关注,而忽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。如果你每小时看30个文件,那么当你做出决定的那一刻,第29号和第30号文件就被假定为是最重要的,而其他文件给你的印象都无足轻重。”

投资者在面对外资短期大幅流出时,由于近因效应,容易忽视外资长期流入的大趋势,对短期现象做出选择性感知和歪曲性解读,被市场迷惑。

投资必然是要应对未来的,而未来的不确定性以及投资者的行为偏见,将会使得股票市场的迷惑性一直存在。